结婚8年后,她杀了那个媒äº?/h1>
2020-11-18 14:15:40
0.11.D
0人评è®?/a>

律师事务所新来的小姑娘长了一张明星脸,一天中午,我们为她乱点鸳鸯谱,又抬出平日里最喜欢热闹的王律师,让她出面,给小姑娘做一回大媒ã€?/p>

王律师端着饭盒喝着汤,从一片雾气里抬起头,哼哼说道:“会死人的。”见大家愣住,她又补了一句:“做媒会死人的。â€?/p>

接下来,王律师给我们讲述的这个案子,让本来暖洋洋的秋日午后,变得阴沉而又寒冷ã€?/p>

1

5æœ?日,王律师的脚还没踏进看守所会见室的门,就已经听到里面传来女人的啜泣声ã€?/p>

哭泣的女人不åˆ?0岁,叫蒋丽珍,是个杀人犯。王律师告诉她,自己是法律援助中心派来的,“如果没人出钱给你请律师,你的案子我就会负责到底”ã€?/p>

听到这儿,坐在铁椅子上哭个不停的蒋丽珍才抬起头。她脸型宽阔,肿眼泡,眼皮上还有个疤瘌。因为脖子上堆起厚厚的肉,脑袋像直接长在了肩膀上。她抽抽搭搭地说,自家没钱请其他律师,“就您吧!â€?/p>

在之后的谈话中,王律师反复强调:如果想要活命,唯一的办法就是取得被害人家属李美的谅解。可蒋丽珍绝望地看了她一眼,说,估计不可能,“别说现在家里没钱,就算有钱给,大姑姐也不会原谅我的”ã€?/p>

3æœ?9日,警察到蒋丽珍娘家对她实施抓捕时,她正在给被害人苏老太叠元宝,扎纸钱,哭得很伤心。有那么一瞬间,办案的警察甚至怀疑自己抓错了人,但很快蒋丽珍就变了脸,她操起院子里的锄头奋力挥舞,警察口头警告无效之后,用了一个抱摔才结束这场闹剧ã€?/p>

得知这一情况,王律师有点不解,问她:“既然你这么抗拒,为什么对杀人的情况供认不讳?â€?/p>

蒋丽珍看着王律师,一字一顿地说:“悔得很,悔得肠子都青了,三婶(苏老太)对我不错,但这事儿,从一开始就错了。â€?/p>

蒋丽珍第一次见到苏老太,是在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大集上ã€?/p>

那时候,蒋丽珍还在集市上摆炒货摊,卖花生、瓜子、地瓜干和柿饼子之类的干货。因为卖的东西味道好,不缺斤短两,她的摊位前总是堆满了人ã€?/p>

一天,来赶集的苏老太在货摊上挑了几样零嘴,然后递上一把零钱。蒋丽珍还没把钱接到手里,老太太的手突然一抖,一大堆钢镚儿撒得到处是,有的还滚不见了ã€?/p>

老太太到底给了多少钱,蒋丽珍心里没数。做生意久了,难免会遇到一些故意少给钱或趁乱用假钱的人,但看苏老太那副为难的样子,蒋丽珍觉得她不是那类人,便豪气地挥手说“没事儿”ã€?/p>

当地人普遍讲究面子,连劝人别跳楼都会说:“别跳了,给咱们个面儿吧。”蒋丽珍不想为了一点小钱起争执,弄得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ã€?/p>

这件事过后,苏老太就经常在大集上隔着人群瞧蒋丽珍。一次收摊时,苏老太凑到蒋丽珍跟前儿帮忙递东西,然后问道:“怎么都没看见你对象?â€?/p>

这话问得蒋丽珍有点不好意思。当地农村人普遍早婚,有的女孩没念书ï¼?6岁就定了亲,蒋丽珍小学毕业就辍了学,可眼看都å¿?0岁了,连个对象的影子都没见到ã€?/p>

得知这个消息,苏老太挺高兴,连忙问蒋丽珍是哪个村子的?家里有什么人?中意什么样的……蒋丽珍打哈哈,说实在、干净、看得过去就行——她在撒谎——其实,蒋丽珍中意韩国偶像剧里的那种长相清秀的男人,但她从不敢对人明说,毕竟她自己生得不漂亮,这一点她从小就知道ã€?/p>

16岁那年,蒋丽珍的眼皮上生了一个瘊子,压得眼睛都没法睁开,看人的时候得撩眼皮。这个小动作惹得村里人发笑,父亲带她去卫生院割瘊子,留下了一个“疤瘌眼”。对此,村里人又笑又同情,都说蒋丽珍“怕是丑得不好嫁了”。也就是从这时起,蒋丽珍暗下决心,自己将来一定要找个漂亮男人让大家瞧瞧ã€?/p>

蒋丽珍虽然长得不讨喜,但十分有能耐。她勤快务实,敢想敢干,在大集上摆货摊,小有积蓄。上门说亲的人不少,可她暗自坚持着自己的择偶标准,对那些男人挑三拣四的,一直说“不合眼缘”ã€?/p>

苏老太不知实情,听了蒋丽珍的话只顾着高兴:“你这么好的条件,一定能成。下次赶大集,我把人领来让你相看。â€?/p>

下次大集åœ?5天之后,虽然不知那人怎么样,蒋丽珍出摊前还是精心打扮了一番。可是说媒的苏老太却迟迟没有出现,蒋丽珍做生意的时候心神不宁,越等越觉得自己被人耍了,有点恼恨ã€?/p>

那天她准备提前收摊回家,差一点就错过了苏老太带来的李强。也正是这个男人,改变了蒋丽珍的一生ã€?/p>

2

因为多年前的一次脑出血,苏老太左侧身体有些半身不遂,行走不太方便,平时得拄着拐。好在她耳不聋,眼不花,说话特别清楚,一大把年纪了还能替人说媒ã€?/p>

苏老太是李强的三婶,与李强家住得很近。她和李强母亲的关系一辈子时好时坏——好的时候手拉手逛大集,吃在一个锅里,睡在一个炕上;坏的时候见面互相吐口水,翻白眼,还往对方的身上泼脏水。尽管如此,李强母亲去世前,还是把儿子的婚姻大事托付给了这个妯娌ã€?/p>

苏老太也是真上心,就像给自己儿子找对象那样,只要有合适的女孩,就拄着拐亲自去看。那些好吃懒做,吃不了苦的女孩一一被苏老太淘汰,直到那天在大集上,她遇到了直爽能干的蒋丽珍ã€?/p>

苏老太暗自观察了许久,终于找到机会促成这对男女见面,她看得出,李丽珍对帅气的李强第一印象不错,但李强却不太满意。于是,苏老太又跟李强父亲通气:“这小子得找个心宽、不爱财、能撑起家的媳妇。â€?/p>

苏老太知道,侄子自打工作以来,没有哪份工能坚持做过3个月的,存款也从来没有超è¿?位数。但因相貌出众,恋爱他倒没少谈,不过也没有一个姑娘能坚持为他付出超过半年ã€?/p>

李强的父亲也怕自己死的时候儿子的婚事还没着落,于是连吓带哄给李强下了最后通牒:“要么娶个能当家的女人过安稳日子,要么滚出去打工!â€?/p>

李强选了后者。可没过两个月,他吃不了苦就从工地跑了回来,同意和蒋丽珍接触试试。就这样,认识不到一年,李强和蒋丽珍结了婚ã€?/p>

初次会见的时候,蒋丽珍就告诉过王律师,自己结婚将è¿?年,李强也过了近8年的清闲日子。起初李强只是懒,孩子出生后不沾手,家里的地租给别人种,一家老小全靠蒋丽珍承包鱼塘的收入生活。后来,李强闲出幺蛾子,渐渐迷上了赌博ã€?/p>

大概ä»?013年开始,李强每天早上把自己收拾得油光水滑,然后就去县城的一家茶楼玩“打鱼(赌博游戏)”,前后输了将近20万元。一年后,蒋丽珍才发现丈夫赌博输了大钱。吵架归吵架,最后她还是转让了自家的鱼塘,又和公公一起厚着脸皮找亲戚朋友借钱为李强还赌债,直到案发,这笔钱也没有还清ã€?/p>

那时的蒋丽珍刚生下第二个孩子,还没出月子,她一手抱孩子,一手抄菜刀,直接冲到茶楼,要挑了那个暗赌的档口。一帮大老爷们儿可怜月子里的蒋丽珍,于是哄她:“以后再也不带李强玩了。â€?/p>

李强也发誓毒咒,说自己今后再也不赌了。他消停了一阵儿,老老实实帮蒋丽珍重新干起了炒货生意,赚一点钱就还给亲戚朋友ã€?/p>

可惜好景不长,李强再次赌起来竟比之前还凶,短短几个月又输äº?0万元ã€?/p>

因为蒋丽珍的案子,王律师曾和李强见了一面ã€?/p>

李强选了一家城乡结合部的茶楼,淡绿色的漆门上点缀着一朵朵塑料花,还挂了一圈花花绿绿的彩灯,与四周的村舍对比,显得格格不入ã€?/p>

李强到得早,坐在靠窗的位置上。由于背光,王律师走进茶座时并没有看清他的脸,但那个棱角分明、鼻梁高挺的侧脸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ã€?/p>

双方对坐,王律师发现李强已经点了一壶菊花普洱茶,自斟自饮。和寻常的农村汉子相比,李强的确外貌出众,他高个偏瘦,皮肤白皙,浓眉下有一双略显狭长的丹凤眼,看人的时候,眼神里似乎总带着一种不谙世事的迷茫ã€?/p>

王律师抱着侥幸的心态问李强,是否可以给被害人家属一些经济补偿,“这样会对蒋丽珍的案子有很大的帮助”ã€?/p>

“没有这个必要吧!”李强小口喝茶,缓缓地说,“王律师,我想你也知道我家的经济状况不太好,蒋丽珍这一进去,我家就断了经济来源。我没有办法,还有两个孩子要养。另外,让堂姐给我出个谅解书不是应该的吗?她们从前感情很好的。â€?/p>

王律师听了有点生气:“这是杀人案,不是邻里纠纷,你要搞清楚状况!â€?/p>

李强并不介意,他抬起一只手支在自己的太阳穴上,敲打着,像摆造型的电影明星:“她就是太冲了,就这个性,太强势,不听人劝。您知道吗?她做了很多事,我都阻止不了。她自己配了我堂姐家的钥匙,买了好几次安眠药,都是她自作主张。â€?/p>

见李强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,态度也很明确,王律师就不想继续浪费时间了。她打断李强怨妇一样的开场白,然后离开了茶楼ã€?/p>

3

5æœ?1日,王律师又去了一趟看守所。这次,蒋丽珍告诉她,李强倒霉就倒霉在认识了李光辉,“那天他回家,整个人都美得冒泡了,还抱着我转了两圈”ã€?/p>

由于债主逼得紧,还不了钱的李强经人介绍认识了专门做抵押贷款生意的李光辉。两个人谈得“投缘”,李光辉告诉李强:â€?0万块钱不多,就是倒个手的事儿。â€?/p>

李光辉出了个主意,说他可以找朋友老杨帮李强付10万元首付,李强就以买车为由从银行贷款,拿到车再抵押给私人贷款公司套现,这样大约可以贷å‡?0è‡?0万元,不仅可以把钱还给逼债的人,之后分期还贷压力也会小很多,“很快就能补上这个窟窿”ã€?/p>

李强认真研究了一番,还找村大队的会计咨询,之后就拿上个人资料找到李光辉。在老杨的“帮助”下,他按李光辉的计划向某银行贷得消费贷æ¬?4万元,买了一辆帕萨特ã€?/p>

为了办妥这件事,李强跑了三趟县城,到了最后一个环节,也就是把车抵押给私人贷款公司这一步,他发现自己被骗了——本来说得好好的李光辉突然反悔,说自己根本没答应帮李强找私人贷款公司——好多小型私人贷款公司根本不收这种分期贷款的抵押车ã€?/p>

车子无法套现,把李强急坏了,他和李光辉争吵了几句,结果李光辉干脆撂挑子跑了。李强再找老杨,才知道他和车商是一伙儿的,李光辉跟老杨说自己要介绍一个买车的客户给他,就是需要他先垫个首付,老杨答应了,还给了李光辉不少回扣ã€?/p>

由于车子没有抵押成功,实际出资人老杨就接手了,他以极低的价格把车抵押给了一家私人贷款公司,然后拿走了自己垫付的10万元钱。剩下的钱很少,李强不仅还不ä¸?0万元的赌债,此后,每个月还要还付银行4300元贷款ã€?/p>

蒋丽珍开始四处找钱,可她就是一个普通的村妇,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,借无可借,就开始编瞎话,最后只好扯下脸皮去偷ã€?/p>

2015å¹?2月,蒋丽珍先找她老姨借了2000元钱,又从娘家偷了一个金手镯和一枚金戒指,变卖之后才还了第一个月的银行贷款和其他琐碎借款ã€?/p>

“我对不起爸妈。”讲到这里蒋丽珍又哭,“我也是没办法了。â€?/p>

发现失窃的当天,蒋丽珍的父母报了警,警察立了案,却没有怀疑到蒋丽珍的身上,这也是后来她胆子越来越大的原因之一ã€?/p>

见偷窃有风险,后来李强出主意,“干脆咱们也套现”。次å¹?月,李强在一家手机店贷款购买äº?部苹果手机,将其变卖后还了第二个月的银行贷款ã€?月ã€?月,李强又故技重施。这下,除了赌债、车贷、欠亲戚朋友的钱,手机贷款的数额也在不断攀升ã€?/p>

李强的债务就像一个雪球,在漫长的下坡道上越滚越大。蒋丽珍急了眼,最后把主意打到了苏老太的身上ã€?/p>

王律师问蒋丽珍为什么要偷苏老太,蒋丽珍说自己有次帮苏老太找东西,看见苏老太的女儿李美(李强的堂å§?/font>)家东屋的柜子里有金镯子和金项链。又觉得自己和大姑姐李美十分要好,“应该不会怀疑我”ã€?/p>

她继续说道:“更重要的是,我走到今天,三婶(苏老太)也有错。â€?/p>

4

李美家人口不多,独生女去年嫁了,剩下李美夫妇守着苏老太过日子。近两年苏老太的身体衰了很多,只能扶墙在院子里走动,大家都说,“怕是到岁数了”ã€?/p>

3æœ?6日上午,蒋丽珍像往常一样带孩子到李美家玩。她从自带的保温杯里倒出掺了安眠药的桃汁饮料递给苏老太,可老太太说自己怕凉喝不了,蒋丽珍第一次下药之后偷窃的计划失败了ã€?/p>

很快,蒋丽珍又去药店买安眠药,小店员说她买得太勤,不敢再卖。蒋丽珍只好去医院,结果用医保登记了姓名,医生才开äº?片。这可把蒋丽珍难坏了,她心一横,决心下次动手一定要成功ã€?/p>

机会很快就来了ã€?6日下午,蒋丽珍听说李美的丈夫第二天要出门,她准备趁机实施盗窃。晚上,蒋丽珍将8片安眠药用擀面杖碾成粉末,装进一个棕色的小瓶里ã€?/p>

隔天早上,蒋丽珍又拖着孩子来李美家,这次她带的是热气腾腾的小米粥。因为怕被人怀疑,她从厨房拿出两个碗,把粥分给苏老太太和自己的孩子吃。当然,安眠药是后加的,为了掩盖味道,她还特地往苏老太的碗里加了糖。可是苏老太只喝了一口后就说粥苦,蒋丽珍只好把粥倒进狗食盆,第二次下药又失败了ã€?/p>

没多久,几个亲戚陆续来到李美家串门,大家聊起做衣服,热闹了一阵。蒋丽珍比较熟悉苏老太的作息,知道她晌午要休息一下,而且睡得沉,就提议让大伙儿去自己家继续聊ã€?/p>

离开前,蒋丽珍看到苏老太正坐在李美家的西屋的床上看电视;李美出门时,顺手锁上了自家的院门——她怎么也不会想到,再进这扇门时,母亲已经以一种惨烈的方式永远离开了ã€?/p>

蒋丽珍回到家,一边心不在焉地教大家缝纫,一边哄孩子睡觉。到äº?0点左右,她离开家门,在胡同口给李美打了一通电话,谎称舅妈让她去拿点东西,请大姑姐李美帮着看下孩子,不要离开ã€?/p>

走到李美家附近,蒋丽珍突然遇到村里小超市的老板娘——她事后向警方交代,这一瞬间,她是想要放弃的——可当时,她硬着头皮谎称自己要到超市买东西。老板娘走后,蒋丽珍迅速用事先配好的钥匙打开了李美家的院门——这把钥匙的原件是蒋丽珍趁着一次借东西的时候偷出来的,配好之后又趁人不备放了回去ã€?/p>

往西屋看,电视还开着,苏老太躺在床上,好像睡着了。蒋丽珍脱下拖鞋,穿着袜子进入东屋,站在电视柜边继续观察西屋的动向。就在这时,苏老太突然抬起头问:“谁呀?â€?/p>

蒋丽珍害怕极了,她躲无可躲,只能躺在东屋的一处空地上一动不动。贴着冰凉的瓷砖,心跳格外明显,十几分钟后她刚刚坐起来,就听到苏老太的咳嗽声,接着又赶紧躺下去,将事先准备好的塑料手套戴上了ã€?/p>

几分钟后,屋外传来苏老太找鞋穿鞋的声音,之后是越来越近的脚步声。苏老太在东屋门口站定:“谁呀?起来。”蒋丽珍没敢动,直到苏老太走到床边,她才站起来ã€?/p>

这时,苏老太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,她转身朝外走并大喊:“来人啊!”蒋丽珍抓起东屋电视柜上的一把折叠水果刀赶上去,朝苏老太的脖子左侧划了两刀ã€?/p>

苏老太忍痛与蒋丽珍厮打着,她们从东屋一直打到堂屋,水果刀打到地上,苏老太继续喊叫,还把蒋丽珍右手的手套给抓破了。见场面已经失控,蒋丽珍快速甩脱苏老太,走进西屋拿出了一把更长的水果刀——但最后杀死苏老太的,其实是一个遗落在一旁的塑料袋ã€?/p>

苏老太窒息后彻底不动了,蒋丽珍简单收拾了堂屋的现场,然后进东屋翻出了金手镯和金项链,还翻出了几百元钱。这时,李美突然打来电话,说孩子醒了要妈妈,问蒋丽珍什么时候回家。蒋丽珍说自己一会儿就回,挂了电话,她在李美家继续翻找,一共找到了2800多元钱ã€?/p>

离开前,蒋丽珍将堂屋门口黑色瓷砖上的鞋印擦掉了,之后她去了村里的托儿所,把作案工具丢在垃圾堆上,又把配的那把李美家的大门钥匙扔进了厕所的便池里ã€?/p>

一切办妥,蒋丽珍回家,李美走后,蒋丽珍就把装过安眠药的药瓶扔进了灶台ã€?/p>

没过一会儿,手机就响了起来,李美哭着说自己家里出了事,让李强马上过去ã€?/p>

会见时间到了,王律师起身离开。她告诉我们,那天她想走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后背发冷,“浸透了汗的内衣勒得我喘不过气来”ã€?/p>

出了看守所,王律师找到了经办这起案子的警察询问案情。警察说:“可别说这位大姐了,我们19号抓人,å¥?8号还在借钱呢!â€?/p>

蒋丽珍杀了苏老太,也只抢åˆ?800多元钱,根本不够还当月的贷款。第二天,她就给娘家老舅打电话,说大姑姐家出事了,李强帮忙拉东西的时候出了车祸,想å€?000元钱ã€?/p>

她又抢又骗,东拼西凑,才又还了一期贷款。剩下的钱都给了李强ï¼?9号被抓时,她手里仅剩ä¸?00元ã€?/p>

警察之所以耽误了一天,是因为被害者家属们的自救行为破坏了案发现场。那天,当警察赶到的时候,李美家院门大开,屋里进了好多人,亲戚几乎都到齐了,“到处都是指纹和脚印”,苏老太的尸体也被搬动过,一个开私人诊所的亲戚还跪在地上给她做过心肺复苏ã€?/p>

“这么激烈的打斗,狗没叫,门也没有被破坏的痕迹,除了放钱的抽屉,别的地方没有被翻动的痕迹,说明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。â€?/p>

后来公安机关勘验现场,在李美家一共提取了19枚指纹,13枚掌纹。经初步排查ï¼?枚指纹,1枚掌纹无鉴定条件ï¼?枚指纹,2枚掌纹是李美的;1枚指纹为李美的女儿的。其余的指纹和掌纹都是蒋丽珍的ã€?/p>

更多的线索不断涌现,都纷纷指向了蒋丽珍ã€?9日,警方传唤蒋丽珍至公安机关接受讯问,见到警察,蒋丽珍的情绪很激动,奋力反抗,可到了询问室很快就撂了ã€?/p>

蒋丽珍始终供称整个犯罪过程都是自己一人所为,没有其他人参与。办案民警说:“几次提审她都咬死了,说是一个人犯案。”几位亲属也都证实,自己从没听蒋丽珍说过,她是被丈夫胁迫才帮忙还债的ã€?/p>

警察还是觉得蒋丽珍的案子涉及买药、套现、杀人等事,一人犯罪有点牵强。王律师也说不清,这个案子让她有一种穿行在迷雾中的感觉。有些情节对得上,比如蒋丽珍的口供和李强的说辞十分契合;但有些地方又对不上,比如夫妻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难道李强真的对蒋丽珍的行为没有一点察觉吗?蒋丽珍性格好强,回娘家很少提及家事,连她父亲都不知道他们夫妻感情如何ã€?/p>

最奇怪的是,家里的债几乎都是因李强欠下的,按理说,焦虑的人应该是他。但纵观整个案子,从头到尾都看不到李强的影子…â€?/p>

5

开庭前,王律师又去见了蒋丽珍一次,这次终于忍不住开口问:“你问什么不离婚?â€?/p>

蒋丽珍说,她曾经觉得自己行,能撑起这个家,又觉得离婚让人看笑话。看着王律师,蒋丽珍又哭:“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。â€?/p>

在王律师的职业生涯中,她见过很多人,有虚张声势的替罪羊,有依附而生的寄生者,只有蒋丽珍是从头哭到尾的当事人,但一点都不值得同情ã€?/p>

直到开庭,王律师也没有拿到受害家属的谅解书。只好用盗窃转化型抢劫为蒋丽珍辩护,称其“主观恶性相对较小”。当然,王律师知道这种说法和事实及法律相悖,纯粹是睁着眼胡说八道ã€?/p>

“我既不是同情她,也不是为了法律援助的区åŒ?000元钱,而是可怜她的两个孩子。”王律师觉得,两个孩子小小年纪,母亲不在了,父亲又是个赌鬼,还要背负“杀人犯子女”的名声,不知道会面临一个什么样的未来。她想救下这个不堪的母亲ã€?/p>

当时,法庭上的情形别提了——没一个人的脸色好看。一审的结果是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上诉期间,王律师说动了蒋丽珍的父母筹钱,去向被害人家属李美求情ã€?/p>

据说蒋丽珍的母亲带着两个外孙,几次跪在李美的家门口,还哭晕了过去。同村人都来劝,“给个面儿吧,给个面吧”。最终,李美思虑再三,终于同意调解,接受赔偿ã€?/p>

这次,蒋丽珍终于松口,提出自己是受李强胁迫、蛊惑,才导致盗窃杀人的。公安机关及二审法院对李强进行了调查,这个漂亮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,说自己根本没有指使和胁迫蒋丽珍偷、骗他人财物帮助还赌债,反而说自己在外面赌博是因为家庭不和睦,想要排遣郁闷ã€?/p>

由于蒋丽珍不能提供相关证据及证据线索,她的话未被采信。二审法院认为,原审法院对蒋丽珍定罪准确,应予维持,但考虑到蒋丽珍没有犯罪前科,归案后又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积极协助、配合公安机关调取重要关键性证据,应依法调整量刑ã€?/p>

最后,二审法院判处蒋丽珍犯抢劫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ã€?/p>

这一次,蒋丽珍认罪伏法了ã€?/p>

本文系网易文创人间工作室独家约稿,并享有独家版权ã€?br />投稿给“人é—?非虚构”写作平台,可致信:thelivings@vip.803.cao598.com,稿件一经刊用,将根据文章质量,提供单篇不少äº?000元的稿酬ã€?br />投稿文章需保证内容及全部内容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人物关系、事件经过、细节发展等所有元素)的真实性,保证作品不存在任何虚构内容ã€?br />其它合作、建议、故事线索,欢迎于微信后台(或邮件)联系我们ã€?br />题图:《金福南杀人事件始末》剧ç…?/p>

其他推荐

±±¾©Èü³µÓéÀÖÖ±ÓªÍø Ê®ÈýÕÅÓéÀÖHB ÆϾ©ÍøÖ·ÊǶàÉÙ ²®¾ôÓéÀÖ¿ª»§ ÍþÄá˹ÈËMG
·ÆÂɱöÉ격̫Ñô³ÇÏÖ½ðÍøÓÎÏ·Íø °ÄÃÅÌ«Ñô³ÇºþÄÏ¿ìÀÖÊ®·Öʱʱ²Êƽ̨ÔõôÑù »Ê¼Ò½­ËÕ¿ìÈý¿ª½±ºÅÀúÊ· °ÄÃÅÌ«Ñô³Ç±±¾©Èü³µ(PK10)¿ª½± É격̫Ñô³ÇHBµç×Ó¹Ù·½Íø
ÒøÌ©OG¶«·½¹Ý×ßÊÆͼ ×êʯ¹ú¼ÊÓéÀÖ¹ÙÍøµÇÈë °ÄÃÅ¾Æ°É ×î´óÒ»¼äÍøÉÏÓéÀÖ³¡ °ÙÀöÓéÀÖ³Ç É격̫Ñô³ÇÏã¸ÛÁùºÏ²Ê¼Æ»®Èº´óÈ«
É격138ÌåÓýµÇÈë °ÄÃÅÐÂÆϾ©a99.comÍøÉÏÓéÀÖ³¡ ÓÀÀûÓéÀÖÍøÖ·Ö±ÓªÍø º£Á¢·½VR½ðÐÇ1.5·Ö²Ê¿ª½±¼Ç¼ ÆϾ©VR²ÊƱ°Ù¼ÒÀÖʱʱ²ÊÍøÖ·